<menu id="uic0w"><strong id="uic0w"></strong></menu>
  • 網站地圖 原創論文網,覆蓋經濟,法律,醫學,建筑,藝術等800余專業,提供60萬篇論文資料免費參考
    主要服務:論文發表、論文修改服務,覆蓋專業有:經濟、法律、體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語、藝術、計算機、生物、通訊、社會、文學、農業、企業

    我國傳統建筑現代化轉型中解構主義的應用

    來源:原創論文網 添加時間:2020-04-14

      摘    要: 現代主義從西方傳入中國以來,國內建筑師不斷在傳統與現代之間輾轉徘徊,舉步維艱。解構主義作為后現代的一種批判性思潮,對傳統與現代的“主導”都提出質疑。文章試圖從形式、材料、空間分析解構主義與中國傳統建筑之間的適用性,歸納并總結解構主義思想對當代中國建筑設計中傳統語意表達的影響和對中國傳統建筑現代化轉型的啟示。

      關鍵詞: 解構主義; 中國傳統建筑; 民族特點; 現代表達;

      Abstract: Since the introduction of modernism from the Western to China, domestic architects continue to look for ways between tradition and modernity. As a movement of postmodernism, Deconstructivism shows its spirit of oppugning the dominance of both tradition and modernity. This paper analyzes the applicability between deconstructivism and Chinese traditional architecture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structure, material, and space. It also concludes and generalizes the influence that deconstructivism has on the expression of traditional elements during the time of architectural design in contemporary China, and the influence that it makes on Chinese architecture's transition from tradition to modernity.

      Keyword: Deconstructivism; Chinese traditional architecture; national characteristics; modern expression;

      前言

      從改革開放至20世紀末的二十多年時間里,中國建筑業隨著城市化的大力推進,逐步攀升至空前繁榮的狀態,然而一些文化上的弊端也伴隨著快餐時代“建設性的破壞”逐漸顯現出來。在商業至上的建設氛圍里,一部分建筑師開始對建構具有民族特點的建筑進行探討,大致分為兩個層面:一為復古式的再建,依照唐宋時期的建筑形式與比例進行精準模仿,以舊代新;一為建筑符號的復興,使傳統構件直接嫁接于現代建筑之上,生硬拼接。顯然這兩種都并非傳統建筑現代化轉型的有效方式。

      與此同時,一種激進的、批判性的新思潮——解構主義正從西方滲透入國內的文學及藝術領域。它高舉著“質疑”的鮮明旗幟,打破了二元對立的傳統教條,從內而外地進行顛覆與解構,為那些苦于現狀,卻舍而不能、求而不得的建筑師與批評家們帶來新的鼓舞。

      1 、概念和意義

      1.1 、解構主義思潮

      解構主義最早在20世紀60年代由法國哲學家德里達提出。最初在文學領域用來否定西方既存文化結構,否定傳統,致力推進非邏輯性與非理性領域的發展,并對各結構元素與文本進行拆散、打亂、重新排列。當德里達將研究范圍擴大到建筑學時,正值西方對現代主義中機械、冰冷無情的程序化建筑的抨擊時期。建筑師們從解構主義中獲得新的美學依據,轉而徹底向現代主義以及后現代主義宣告他們的反叛精神。他們注重形式創作的方法和過程,在對立要素之間進行探索。解構建筑流派始終認定自己并非引領一種風格,而是在現有的規則制度下最大可能突破舊事物,因此這是一種新的、可以貫穿始終的思維方式。

      1.2、 意義和目的

      解構主義雖是在現代主義背景下提出的全新理論,但其所涵蓋的元素仍然是傳統的,只是組織元素的秩序是反傳統的。簡單地說,建筑師所解構的是內容的組織方式,而不是內容本身。早在中國的傳統哲學中,老子便提到諸如“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生于有,有生于無”[1]等與分解、變構、重建有關的思想,這也表明了解構思想在中國傳統文化環境下的適用性。
     

    我國傳統建筑現代化轉型中解構主義的應用
     

      回顧上個世紀的中國,由于社會動蕩及物質基礎的缺乏,解構主義建筑作為一種前衛的、資源耗費較大的建筑流派未能發展開來。盡管如此,分析解構主義思潮,提取其對中國傳統建筑的適用原則,不失為一種探尋傳統建筑現代化的有效方式,對于建筑未來的發展與傳統文化的繼承也有著積極意義。在此,筆者將依次從形式、材料、空間三個角度入手,結合案例分析并探討解構主義與中國傳統建筑的內在聯系與可能性。

      圖1 北京西站
    圖1 北京西站

      圖1:http://www.luaninfo.com/News/shxw/2018/08/22/094200809104.html

      圖2 星巴克屋頂
    圖2 星巴克屋頂

      圖2:https://www.libaclub.com/t_7343_3576558_1.htm

      圖3 屋頂分析
    圖3 屋頂分析

      圖3:吳瑞,王毛真.文脈視野下的星巴克咖啡西安鐘樓店解讀[J].建筑與文化,2013(1):106-107.

      2 、解構主義與當代中國建筑中傳統語意的表達

      2.1 、解構形式

      大屋頂作為傳統文化與民族精神的符號縮影,是中國傳統建筑中最具代表的元素。上世紀80—90年代,大量建筑作品通過借鑒“大屋頂”的形式來體現傳統精神,種類繁多、層出不窮。然而大多數作品僅僅停留在對其“形”的完整保留而未能取其“意”。完整的大屋頂固然可作為某種傳統文化的象征,但它不能反映現代社會人類精神的復雜性。建筑的現代化可與傳統兼容,但不能僅僅以傳統建筑的軀殼來表現。

      以北京西站為例(圖1),大師張開濟曾批判其屋頂猶如一個超級小亭子,爛建之風越吹越盛、變本加厲。時任《世界建筑》雜志的主編曾昭奮也指出,如此碩大的重檐攢尖屋頂,不僅阻礙了建筑師的創作,更遮蔽了現代建筑形式的探索之路。所有關于建筑的發展被迅速瓦解、終止。因此,如何擺脫過于直接、公式化的“嫁接”手法,不再停留于“表面文章”,還有待更為深入的思考分析。

      圖4 能指與所指關系鏈
    圖4 能指與所指關系鏈

      圖4、圖6—圖9:作者自繪圖5:http://travel.qunar.com/p-oi7526491-ningbobo wuguan-1-6?rank=0

      圖5 寧波博物館墻面
    圖5 寧波博物館墻面

      解構主義者認為,建筑作品背后的眾多文化層面及社會層面的復雜性無法用單一的元素來概括,為適應多變的功能要求及精神需求,應當對單一的體系進行分解、演變或穿插入多重體系。從建筑形體的角度來說,即“整中有亂、求同求異”,既要和諧又要對比。單調劃一的形式,照搬照抄地模仿古代建筑是無所謂美的,它不但不能契合復雜多變的設計背景,亦不能喚起游人觀賞建筑的樂趣。因此,在建筑形體的統一之中必然存在著分化——多樣性的對比。不過僅僅是多樣且雜亂的對比還無法達到視覺的統一,對比與和諧都隸屬于整體,所以還要求“亂中見整,異中求同”。

      在西安星巴克鐘樓店中,設計師通過對傳統屋頂的解構以及墻體的重新表達(圖2),使二者延續為一個完整的形體,打破了人們對于傳統建筑屋頂與墻體的固有理解。運用抽象提取、重構等解構手法,從現代的角度回顧歷史,表達了對文脈的尊重。看似紊亂無序的屋面,其實是在分析環境之后依據邏輯生成的。設計師以背景建筑的墻體為依托,從背景框架體系中尋找基準點,將其連線確定建筑的大致輪廓(圖3);最后削減繁瑣的細節讓建筑更純凈,形成一個通透的多面體,與周圍建筑虛實呼應、相得益彰。

      2.2 、解構材料

      德里達1的解構主義語言觀認為:符號不是具體的。換言之,任何語言都不存在意義的特性。因為語言符號的意義對于不同人在不同時間、不同場景皆是不確定的,而真正的意義是多種符號之間經過復雜繁瑣的聯系后產生的。于是語言引領人們來到多重理解中,本身并不起結論作用,這點放在傳統建筑材料中亦是適用的。

      傳統建筑材料承載了人們的歷史情結,與當地文脈的延續也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但若仍沿用過去的材料表達方式,恐怕我們只能得到新一輪折衷主義爭論。因此,傳統建筑材料在現代的重新置入需要被人們重新認識。基于此,建筑師王澍充分傳達了自己對傳統建筑材料的新定位,將它們引向更多的可能性,打破了傳統建筑材料原有的能指與所指關系鏈,在它們之間插入了新的解讀對象(圖4)。

      在寧波博物館一例中,王澍利用中國傳統建筑材料作為自己介入建筑的符號。磚瓦從承重部件中解放出來后便各自成為語言,用現代手法呈現語言的文化內容,在寧波博物館中得到了符合時代的表達。出于對寧波博物館與歷史的對話功能特質,王澍收集了周圍拆遷工地上的碎磚爛瓦,砌筑墻面時讓工匠們自由發揮,在一定的規則下有張有弛,最終呈現整體穩定又含有許多細節的布局。這些傳統建筑材料還被建立起與環境對話的功能,寧波濕潤的氣候為瓦片縫隙間植物的生長提供了生存條件,向人們展示了傳統建筑材料生生不息的一面。在尋找傳統建筑材料的現代表達的同時,王澍對現代材料也賦予了新的生命力,他選用帶有竹紋的特殊模板打造了全新的清水混凝土,讓寧波博物館傳達歷史情感的同時多了一份滄桑感。王澍通過對材料語言的解讀,建立起了傳統與現代之間的對話,為空間的體驗者構建出視覺上的歷史體驗(圖5)。

      2.3 、解構空間

      分明的對稱軸、左右對稱的幾何形體是中國傳統建筑的基本空間組成要素,這般理性的空間秩序誕生于古人千年沉積的傳統思想與階級思維。中國古人向來安分守己、知命樂天,不論住所還是院落都以一道道厚重的圍墻分隔。傳統空間中,不同的事物被分隔在各自區域內,少有一覽無余的景象。若想要以現代性為導向對傳統建筑進行革新,必然不能只停留在“形式”“材料”等方面。解構主義對建筑空間的態度可以用“消解”二字概括,顧名思義,其定義為分解空間環境內在固有結構,錯亂時間順序、去中心化是其中重要的思想。

      傳統建筑空間大多可以歸類為立方體塊的相互組合。投影到平面來看,矩形平面的純凈與秩序性在于其兩兩平行或垂直的邊界,圍合清晰、中心明確,構圖簡單而易于辨認(圖6)。如圖6所示,當人們將空間定義為功能的容器,將自身定義為空間的“使用者”而非“體驗者”時,容器a、b正交咬合無疑最為符合使用需求,其交集容器c依然保留了相似性質,具有較強的經濟性。不過若以“體驗者”角度來看,正交分割的咬合方式也削弱了空間的運動性,整體趨于封閉靜止。盡管中國園林通過“月洞門”“花窗”的運用使空間帶有一定的通透感,但易被人們忽視的是,這種小范圍的“通透”是以大環境的“封閉”為前提的。

      圖6 空間正交
    圖6 空間正交

      圖4、圖6—圖9:作者自繪圖5:http://travel.qunar.com/p-oi7526491-ningbobo wuguan-1-6?rank=0

      圖8 不同功能錯位
    圖8 不同功能錯位

      圖4、圖6—圖9:作者自繪圖5:http://travel.qunar.com/p-oi7526491-ningbobo wuguan-1-6?rank=0

      而當空間a、b以一定的角度咬合時(圖7),所交集產生的空間c則變得不再均勻,顯得游離、模糊、活潑且具有動感。這樣的復合圖形,在抽取原始空間類型之后進行重構,否定了純粹統一的傳統觀念,打破了既有的秩序體系。模糊替代確定,運動替代穩定,“無序”替代了有序。

      以義烏大劇院為例,在該作品中將劇場部分歸類為a空間,會議部分歸類為b空間,采用上述案例中同樣的手法將a、b空間進行一定角度的扭轉,二者咬合與分離的部分自然而然生成了具有一定指向性與運動性的空間c(圖8)。將其作為大劇院的主入口,簡單有效且直接地引導了人流走向。繼續對劇場空間解剖,不難發現設計師對于大小兩個劇場以相同的手法進行了組織,而此時的c空間則起到了門廳的作用(圖9),在連接a、b兩處劇場的同時,空間逐漸向外擴散,常規布局模式以某種新的秩序方式被改寫,傳統與現代建筑的空間邊界發生模糊。

      在解構主義設計中,許多富有動感的空間便以此為原型排列重組,使不同形體在視覺上產生相對運動的錯覺。這種具有動態沖突的空間表達了對傳統空間靜默不變的對抗,卻依然可以看見傳統空間元素的存在。

      圖7 空間錯位
    圖7 空間錯位

      圖4、圖6—圖9:作者自繪圖5:http://travel.qunar.com/p-oi7526491-ningbobo wuguan-1-6?rank=0

      圖9 相同功能錯位
    圖9 相同功能錯位

      圖4、圖6—圖9:作者自繪圖5:http://travel.qunar.com/p-oi7526491-ningbobo wuguan-1-6?rank=0

      3 、解構主義對中國傳統建筑現代化的啟示

      3.1、 傳統形體再突破

      人們總會在千篇一律的現代建筑面前反思自己民族形式的去留,而當一座座雕塑般的傳統建筑拔地而起時,人們卻在反問建筑似乎在倒退。復古不是繼承,全盤保留更不是積極的回應。解構主義對形式的分解重組為傳統建筑產生新的表達形式帶來了現代理論的力量,以現有元素突破傳統形式,于是新姿態的、觸動人心的文脈建筑便應運而生。

      3.2 、傳統材料再運用

      哲學家卡爾·巴特提出:“闡釋作品不是賦予它一個意義,相反是賞析它構筑形狀的多元性。”[2]新的事物未必就比舊的好,建筑材料也是如此。至于它最終會呈現何種效果,全在于我們如何運用它。從解構的角度理解,重點不在于依賴材料本身,而在于如何打破固有狀態及認識,發掘材料新的運用可能性。“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當建筑師受限于前人對傳統材料的先驗價值觀時,新的創作便很難產生。脫離材料既有功能、位置,靈活表達其功能性與藝術性,以一種更為“游戲”的態度看待,或許可以尋得一種意想不到的全新表達方式。

      3.3、 傳統空間再塑造

      模式雖是固定的,但空間卻是靈動的。在過去,由于受封建制度限制,層級明確的空間是君臣關系的象征。如今無須過多顧慮這種等級關系,更應該考慮的是對勻質空間的把握,對每一個體驗者的精神感受的重視。解構主義尋找的是一種空間的共鳴,注重的也是空間給予人的情感體驗。正如扎哈·哈迪德會將自身對自然事物的熱愛寄托到空間設計中去,讓體驗者能產生與她一樣的共鳴,我們應該在中國傳統建筑空間中推崇這一觀點以使之適應新時代的發展。

      結語

      建筑應是向著自由、多元的方向發展,而不是構建于某個框架內,也不是某個中心論所能控制的。解構主義建筑為中國建筑師尋找擁有民族特點的建筑開辟了一條新道路,它呼吁建筑師去關注“閱讀”作品的過程愉悅性,在否認規則的同時不忘建立各要素間的聯系。盡管從可持續的角度來看,解構主義建筑消耗了較多的資源與財力而無法在市場普及,但我們可以對其中符合時代的要素加以轉換,最后形成適合本土的理論指導原則。從形式、材料、空間尋找解構主義對中國傳統建筑的指導意義,有利于中國建筑師建構自己的設計新邏輯。從本土文化中提取原創精華,從外來文化中洞察其一貫的根基,吸取其探索精神,結合二者有機轉化,是現代建筑師探尋中國當代建筑設計的路徑之一。

      參考文獻

      [1] 老子.道德經[M].外語教學與研究出版社,1998.
      [2](法)羅蘭·巴特. S/Z[M].屠友祥,譯.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
      [3] 粟煥章.解構主義建筑的造型與空間設計[J].中外建筑,2009(08):72-73.
      [4] 胡恬.基于傳統符號的中國現代地域建筑研究[D].長安大學,2009.
      [5] 艾定增.建筑解構與解構建筑[J].建筑學報,1992(11):47-49.
      [6] 王蔚.由比較看變革——試析解構建筑對當前建筑藝術的沖擊[J].時代建筑,1990(03):3-6.
      [7] 薛求理.解構主義建筑的方法和實踐[J].世界建筑,1989(03):19-24.
      [8] 鄒強.解構與重構[D].大連理工大學,2000.
      [9] 高小宇.既新又舊:王澍建筑創作中對舊材料的運用研究[D].南京工業大學,2014.

      注釋

      1雅克·德里達(Jacques Derrida,公元1930年7月15日-公元2004年10月8日),法國哲學家。是20世紀下半期最重要的法國思想家之一,西方解構主義的代表人物,法國著名的哲學家。

    重要提示:轉載本站信息須注明來源:原創論文網,具體權責及聲明請參閱網站聲明。
    閱讀提示:請自行判斷信息的真實性及觀點的正誤,本站概不負責。
    我們的服務
    聯系我們
    相關文章
    性感美女脱衣全过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