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uic0w"><strong id="uic0w"></strong></menu>
  • 網站地圖 原創論文網,覆蓋經濟,法律,醫學,建筑,藝術等800余專業,提供60萬篇論文資料免費參考
    主要服務:論文發表、論文修改服務,覆蓋專業有:經濟、法律、體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語、藝術、計算機、生物、通訊、社會、文學、農業、企業

    江南明清木構與方三間井字型廳堂構架的關系

    來源:原創論文網 添加時間:2020-04-14

      摘    要: 江南宋元木構“井字型廳堂構架”的概念關鍵性地點明了其構架形式和建構思維,此概念一經提出,即得到了眾多學者的接納和使用。然而,這一概念的時間下限卻被武斷地劃定在元朝末年。文章以一組閩北明清木構為案例,分析其構架中表現出的建構思維,以此探索井字形構架在明清時期的繼承與改變。闡明在明清時代的江南邊緣地區仍存在一個建造團體,他們的建造方法與建構邏輯同方三間井字型廳堂構架具有密切聯系。

      關鍵詞: 井字形構架; 建構思維; 報祖祠; 云峰寺; 松溪羅漢寺; 獅峰寺;

      Abstract: Wooden "Jing"-shaped Tingtang structure of Song and Yuan Dynasties in Jiangnan region is a crucial conception which indicates the structural form and tectonic thinking of the object. Once this concept is proposed, it has been accepted and used by many scholars. However, the lower limit of time for this concept was arbitrarily set at the end of the Yuan Dynasty. The article takes a group of wooden structures in North Fujian of Ming and Qing Dynasties as a case study to analyze the tectonic thinking of the framework, and to explore the succession and transformation of the "Jing"-shaped structure in the Ming and Qing Dynasties. It elucidates that there are still builders in margin area of Jiangnan region in the Ming and Qing Dynasties whose structural methods are closely related to the logic of the "Jing"-shaped structure.

      Keyword: "Jing"-shaped structure; the tectonic thinking; Baozu Temple; Yunfeng Temple; Luohan Temple of Songxi; Shifeng Temple;

      引言

      江南現存宋元木構,如保國寺大殿、天寧寺大殿、延福寺大殿等,長期被學界廣泛討論。張十慶1老師提出的以方三間井字型廳堂構架的建構邏輯來闡釋宋元江南建筑的觀點,被大量學者接納。然而,這一建構邏輯的討論卻止于宋元,即在最后一處江南元代木構——軒轅宮正殿之后終止。似乎此后江南建筑就將井字形構架的建構邏輯完全拋棄了,事實是否如此呢?明清江南木構是否延續了此建構邏輯,對此又有怎樣的調整呢?這是本文要討論的核心問題。

      1 、方三間井字型廳堂構架的提出及不足

      “方三間井字型廳堂構架”這一詞語可以被拆分為三個概念來理解:“方三間”“廳堂”和“井字型構架”。

      “方三間”一詞,表達了建筑平面呈或近似正方形,面闊進深三間,形成九宮格的平面形式。宋之后,方三間平面即流行于全國,是小型殿宇常見的平面形式。然而,盡管采用相同平面形式,南方方三間與北方方三間的構架形式完全不同[1]。

      而對于“廳堂”一詞,如潘谷西所定義:“構架體系和柱梁作屬同一類型,即內柱高于外柱,梁栿后尾及順栿串插入內柱(即栿頂柱),順槫方向則有順脊串、順身串、腰串等聯絡各柱,從而使木構架聯結成整體框架。”[2]至于廳堂構架的最初源頭,學界莫衷一是,而張十慶認為廳堂構架中地域性特征明顯,即《營造法式》中所記錄的廳堂造,表現了江南木構建筑的特征,實質是江南做法[3]。
     

    江南明清木構與方三間井字型廳堂構架的關系
     

      “井字型構架”則是張十慶對南方廳堂構架結構邏輯的概念性概括。在對保國寺大殿進行研究時,他提出了“井字形構架”的說法,井字型構架即構架關系呈井字形式:平面方三間,中心四內柱,周圈十二檐柱,檐柱與內柱對位并以梁栿拉結,構架主體縱橫相交呈井字型。構架分為“核心主架”和“周匝輔架”兩部分(圖1):主架的四內柱以額串交圈拉結,是受力主體;八榀輔架由連系梁聯結,依附于主架,八榀輔架性質完全相同,不因方位產生差異[4]。

      圖1 保國寺大殿構架構成關系:“核心主架+周匝輔架”(圖片來源:張十慶.寧波保國寺大殿:勘測分析與基礎研究[M].南京:東南大學出版社,2012:122-123)
    圖1 保國寺大殿構架構成關系:“核心主架+周匝輔架”(圖片來源:張十慶.寧波保國寺大殿:勘測分析與基礎研究[M].南京:東南大學出版社,2012:122-123)

      2、 閩北地區現存明清木構所表現的構架特征

      盡管方三間井字型廳堂構架被研究者接納并用于江南宋元木構的研究與理解,但至今仍無人關注其在元以后的發展變化。2019年春,筆者在閩北一帶發現一組明清木構,也許可以構建一條延續上述結構邏輯的“線索”。

      圖2 報祖祠大殿構架(圖片來源:作者自攝)
    圖2 報祖祠大殿構架(圖片來源:作者自攝)

      2.1、 報祖祠大殿

      報祖祠位于壽寧縣南陽鎮。嘉靖十年(公元1531年)重建,康熙三十三年(公元1694年)修[5]。大殿面闊進深均為三間,是典型的方三間。大殿重檐歇山,上檐由四內柱承托,下檐由九外柱承托。四根內柱四面連接的方式完全相同,不因方向產生差異,這表現了報祖祠大殿的獨特結構特征。柱頭部位均有額或栿插入,連接兩根內柱,且額與栿的斷面完全相同。額或栿下設有串插入柱身,另有丁頭栱一端插入柱身,一端承托串。上檐斗栱置于額上,層層向上構成藻井。歇山屋頂由穿斗草架支撐且落在斗栱及藻井上。

      大殿的九根外柱之間由額連接形成框架,東、西、北三面,外柱與內柱間的連接較為簡單,即由上往下依次設置劄牽、乳栿與順栿串聯系兩柱。而南面做法同另外三面不同,采用了更為復雜的構件配置,且梁栿均為月梁。究其原因,一方面只在正面增加構件的裝飾性是較為經濟的做法;另一方面則是南面增加了類似軒的構件占據了部分位置,使得東、西、北三面普通做法無法實現,而不得不采用另一種做法滿足結構需求。但值得關注的是,盡管南面的做法和另外三面存在差異,但栿或串同內外柱的交接關系及位置仍是一樣的,可以發現這兩種形式不同做法蘊含著類似的結構邏輯,即外柱通過一組梁栿插接到內柱上(圖2、圖3)。

      2.2、 云峰寺大殿

      云峰寺位于浦城縣水北街鎮。大殿內的柱礎有成化十八年(公元1482年)的題刻。額枋下有墨書:“旹大清康熙貳拾柒年……募眾緣鼎新建造謹題上祝。”表明康熙二十七年(公元1688年)曾鼎新建造大殿。現有的分析認為大殿保留明代重建的結構,而所謂的鼎新建造,可能只是對屋頂及朽爛構件進行替換修補[6]。大殿面闊為三間,進深為四間,重檐歇山形式(圖4)。不同的是,大殿內有六根內柱承托上檐,同樣以相同的額、串、襻間斗栱的設置方式聯結各柱,形成日字形的框架。下檐由十四根外柱承托,外柱以額聯結成框,各柱通過相同的栿與串插接入內柱。

      2.3、羅漢寺大殿

      羅漢寺位于松溪大布村,據《建寧府志》載:“羅漢講寺,在鐵獅峰下。偽閩龍啟二年建,舊名羅漢院。元末厄于火。國朝洪武十九年重建。”[7]康熙五十四年(公元1715年)大殿重修。羅漢寺大殿和云峰寺大殿一致,三間面闊,四間進深,重檐歇山。六根內柱和十四根外柱構成了兩圈框體,栿與串通過插接的方式聯結兩圈框體。而羅漢寺大殿的內圈框體,其面闊方向的聯結被弱化,進深方向保留了上額下串的配置,而面闊方向的串被略去。盡管如此,這同橫架結構的建造邏輯完全不同,我們仍可認為內部六柱構成了一個框體來承托上部。

      2.4 、獅峰寺大殿

      獅峰寺位于福安市獅峰山麓,乾隆《福寧府志》記載:“獅峰寺,在二十四都。三山志作西峰,唐景福元年建,明洪武二十年重修……”[8]又有光緒《福安縣志》記載:“……國朝嘉慶間僧續熙重建,光緒□年,僧常昭重修。”[9]獅峰寺大殿面闊進深均為五間,但實際構架的面闊為三間,前后兩檐均增設了兩根檐柱形成五開間的外觀,實際此二柱和主體構架并無關聯。因此,獅峰寺大殿比前兩例的核心主架在縱深方向更加擴大,將內柱六根增加為八根,內部日字形框體同時擴展為目字形框體。

      3 、江南地區部分明清木構與方三間井字型廳堂構架的結構邏輯關系

      在幾個案例中,可以看到類似的構成邏輯:報祖祠四內柱由四面相同的構件串聯成口字型框體,外柱構成第二圈口字型框體并插接依附于內圈框體,此種結構邏輯與井字型廳堂構架“核心主架+周匝輔架”的邏輯類似。報祖祠大殿延續了方三間井字型廳堂的平面與結構,而現存江南明清木構更多是以此為基礎的變體:內部四柱擴大為六或八柱,即由口字形變為日字形或目字形,形成面闊三間、進深四或五間的平面形式。云峰寺大殿、羅漢寺大殿和獅峰寺大殿均體現了此特征。

      同時,此構架與井字型廳堂構架亦有差別,即井字形構架中內外柱承同一屋頂,而此構架的內外柱分別承上下兩層檐。盡管形式不同,但分析兩類構架柱框與屋頂部分的建構邏輯,仍可以發現其間關系。以標準的井字型廳堂,步架關系為2-4-2的軒轅宮正殿為例[10],柱頭以上的屋頂和以下的柱框體現相異的構造邏輯。從建構視角來看,軒轅宮正殿的柱框部分體現了連架建構思維,而屋頂部分體現了層疊建構思維[11]:屋頂部分疊放于柱框部分上。因此柱框和屋頂兩部分可分開,如果將屋頂提升,外柱卻保持和屋頂的連接,原本一層屋頂即會被扯開成重檐。增加內柱的高度,令下檐尾部可搭接,并以上檐斗栱填補屋頂抬升形成的空間,井字型構架就轉變成上述如云峰寺大殿的構架。

      結語

      通過對閩北四座明清木構構架的觀察與分析,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其同宋元江南方三間井字型廳堂構架之間的關聯。“核心主架+周匝輔架”的基本構成關系仍然存在,構架整體呈現兩層框體相互套疊的形式。同時,通過在縱深方向上的擴展,內部框體由口字型擴展為日字形或目字形,打破了方三間的平面形式。這一組木構建筑表明在明清時期,江南的邊緣地區,即閩北山區,仍存在一支建造者,他們的建造方法與邏輯仍繼承著方三間井字型廳堂構架所展現的結構邏輯關系。

      圖3 報祖祠大殿構架(圖片來源:作者自攝)
    圖3 報祖祠大殿構架(圖片來源:作者自攝)

      圖4 云峰寺平面圖(圖片來源:樓建龍,陳建云.福建浦城云峰寺大殿[J].文物,2014(02):87-96+1.
    圖4 云峰寺平面圖(圖片來源:樓建龍,陳建云.福建浦城云峰寺大殿[J].文物,2014(02):87-96+1.

      
      參考文獻

      [1] 張十慶.江南殿堂間架形制的地域特色[J].建筑史,2003(02):47-62+263.
      [2] 潘谷西,何建中.《營造法式》解讀[M].南京:東南大學出版社,2005:29.
      [3] 張十慶.《營造法式》的技術源流及其與江南建筑的關聯探析[J].建筑史論文集,2002(03):1-11+274.
      [4] 張十慶.寧波保國寺大殿:勘測分析與基礎研究[M].南京:東南大學出版社,2012:119-123.
      [5] 福建省地方志編纂委員會.福建省志:文物志[M].北京:方志出版社,2002:99.
      [6] 樓建龍,陳建云.福建浦城云峰寺大殿[J].文物,2014(02):87-96+1.
      [7](明)夏玉麟,汪佃.建寧府志[M].廈門:廈門大學出版社,2009:589.
      [8](清)李拔.福寧府志[M].臺北:成文出版社,1967:534.
      [9](清)張景祁.福安縣志[M].臺北:成文出版社,1967:341.
      [10] 諸葛凈,白穎.蘇州東山軒轅宮[M].天津:天津大學出版社,2016.
      [11] 張十慶.從建構思維看古代建筑結構的類型與演化[J].建筑師,2007(02):168-171.

      注釋

      1張十慶,東南大學建筑研究所教授,長江學者特聘教授,從事建筑歷史與理論研究。主持國家自然科學基金研究課題“中日造園的源流及其發展的比較研究”、“南方建筑的譜系與區劃研究”、“渤海國建筑史研究”、“東亞視野下的宋元中國東南沿海建筑史研究”、“宋技術背景下東亞早期的中日建筑技術書的比較研究”等,出版《東方建筑研究》、《作庭記譯注與研究》、《五山十剎圖與南宋江南禪寺》、《中國江南禪寺院建筑》、《寧波保國寺大殿》等著作。

    重要提示:轉載本站信息須注明來源:原創論文網,具體權責及聲明請參閱網站聲明。
    閱讀提示:請自行判斷信息的真實性及觀點的正誤,本站概不負責。
    我們的服務
    聯系我們
    相關文章
    性感美女脱衣全过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