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uic0w"><strong id="uic0w"></strong></menu>
  • 網站地圖 原創論文網,覆蓋經濟,法律,醫學,建筑,藝術等800余專業,提供60萬篇論文資料免費參考
    主要服務:論文發表、論文修改服務,覆蓋專業有:經濟、法律、體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語、藝術、計算機、生物、通訊、社會、文學、農業、企業

    旅游文本翻譯中的文化缺省與補償方法

    來源:原創論文網 添加時間:2020-04-13

      摘    要: 作為一種跨語言、跨文化的交際活動,旅游文本翻譯中存在文化缺省現象。這種現象的存在極大地影響了外國游客對旅游文本的理解,成為文化交流的障礙。為了更加有效地推動文化交流,本文通過分析旅游文本英譯中文化缺省出現的原因、形式等,以關聯理論為指導,提出文內加注、背景增譯和文化釋義等補償策略,以期解決當前旅游文本英譯中存在的因文化缺省造成的交流障礙等問題,從而實現傳播我國優秀文化的目的。

      關鍵詞: 旅游文本; 文化缺省; 翻譯策略;

      Abstract: Tourist texts translation is a communicative activity between two languages and two cultures. As a common problem existing in the tourist texts translation, cultural default greatly hinders the cultural communication. In order to solve the problem, this thesis has analyzed the cause and forms of the cultural default and has proposed some translation strategies, namely, annotation, amplification and cultural paraphrasing with the guidance of Relevance Theory. Translators should take the responsibility to break the blocks between two cultures and present the wonderful culture of China to the world.

      Keyword: tourist texts; cultural default; translation strategy;

      隨著中國文化“走出去”戰略的提出和黨的十八大以來“文化自信”理念的推進,繼承和弘揚中國傳統文化變得尤為重要。旅游資料包括旅游景點介紹、旅游宣傳廣告、旅游告示牌、民俗風情畫冊、古跡楹聯解說等[1],為游客提供基本的旅游資訊,傳遞歷史文化信息。恰當的旅游文本英譯在文化交流方面起著橋梁作用,肩負著使中國文化“走出去”的重要責任。然而目前我國旅游文本英譯存在諸多問題,除了選詞不當、中式英語、文化錯譯,更嚴重的是由中西文化差異導致的文化缺省信息的處理不當,成為文化傳播的障礙。

      翻譯不僅是兩種語言之間的轉換,更是一種文化傳播工具,是文本之間、文化之間的一種協商過程,在國與國之間、源語與譯入語文化之間起橋梁和紐帶作用[2]。文化缺省既包括出于語用經濟原則原文本省略的文化信息,也包括原文本未省略但譯入語的文化含義缺失的文化信息。

      根據關聯翻譯理論,由于文化背景不同,目的語游客無法根據已有的文化圖式對原文本中的“明示”進行“推理”。因此,譯者要通過一定的補償方式,創造符合目的語游客認知的語境,使其以最小的努力獲得最佳關聯。

      一、“文化缺省”概念的內涵

      翻譯不僅是一種跨語言活動,更是一種跨文化活動。由于不同地域文化的差異,翻譯過程中的文化因素處理成為翻譯的一大難題。王東風在《文化缺省與翻譯中的連貫重構》一文中首次提出“文化缺省”這一概念,他指出:“在交際中,根據語用的經濟原則,除非有特殊的目的,他們在運用概念時,一般都不會將有關圖示中的所有信息全部輸出,而往往只是根據交際的需要,擇重點或典型而用。至于那些對交際雙方來說是不言自明的內容,則往往加以省略。這種被交際雙方作為共享的背景知識而加以省略的部分叫作‘情境缺省’(situational default)。如果被缺省的部分與語篇內信息有關,就叫作‘語境缺省’(contextual default),而與語篇外的文化背景有關的,就是文化缺省(cultural default)”[3]。
     

    旅游文本翻譯中的文化缺省與補償方法
     

      “文化缺省”概念問世以后,國內不少學者運用其研究翻譯中的文化因素。王大來認為文化缺省是指作者與其意向讀者交流時雙方共有的相關文化背景知識的省略[4],李靜認為文化缺省是由文化差異引起的文化空位[5],楊國燕則認為文化缺省是指翻譯過程中兩種文化不對等的現象[6]。由此可見,學界目前對文化缺省缺乏統一的理解。針對這一情況,張卉指出“文化缺省”這一概念具有雙指代性,既指語用學角度對共有文化背景知識的省略,又指不同文化背景之間的文化空缺。她同時對比了文化缺省、文化空缺、文化專有項和文化負載詞的關系,指出為了研究翻譯中的文化因素,應擴充“文化缺省”概念的內涵:除了目的語缺少源語文化的所指事物和對應的能指符號,文化的聯想意義與語用意義不同的情況也應包括在內[7]。

      筆者通過分析山東濟寧旅游文本,發現文本中存在的文化缺省現象包含共有文化背景知識的“省略”和不同文化背景之間的“文化缺失”。因此,本文分析了源語中省略的文化信息以及由地域差異引發的文化缺失部分。

      二、旅游文本英譯中的文化缺省

      旅游文本作為一種對外宣傳文本,包括大量的文化信息,如風景名勝、民俗風情、文化典故、地理知識和人文習俗等。作為“信息型”“呼喚型”文本,旅游文本的功能是多方面的,其主要功能在于激發游客的游覽興趣,實現文化信息的傳遞。旅游文本英譯是吸引外國游客和對外宣傳我國文化的最佳方式,旅游文本英譯的質量不僅影響旅游業的發展,還會影響中國的對外形象。翻譯不僅是兩種語言的轉換,還是兩種文化的交流。含有大量文化信息的旅游文本,其翻譯質量更會直接影響中國文化“走出去”的步伐。

      由于語境的缺失,缺省的內容不會出現在原文本語境中,而是以圖式形式儲存在記憶中。如果記憶中缺乏相關的圖式或相應語義點,就無法還原作者的真實意圖,無法將語篇內信息和語篇外知識與經驗聯系起來,從而產生語義斷裂。即便讀者具有預設圖式,也無法用來激活預期的語境空位[8]。旅游文本的目標讀者是本國游客,因而原文本作者會根據語用經濟原則省去那些共享的信息,使文本更有趣味性和參與度。國內游客可以通過已有圖式引發關聯,毫不費力地獲取完整信息。由于不同國家地區之間巨大的文化差異,譯入語中沒有完全相同的文化信息,這樣的譯文不僅會造成外國游客的理解困難,有時還會引起誤解,從而阻礙文化的交流。

      例如中國讀者幾乎都知道“孟母三遷”這個故事的來龍去脈,了解典故背后的相關信息,知道孟子的母親是位偉大的女性。她克勤克儉,含辛茹苦,不僅成就了孟子,更為后世留下一套完整的教子方案。這個故事在中國婦孺皆知,源語中無需多言。然而外國游客沒有共同的文化背景知識,譯文“Mencius’ mother moving her home three times”無法引起關聯,他們很難理解僅憑“moving her home three times”何以教育孟子并成為教育的楷模,因此譯文必要補充缺省的文化信息。

      再如國家5A級景區曲阜“三孔”的相關翻譯。雖然目前關于“三孔”的譯文比較規范,但仍有一些出版物把“孔林”譯成“Confucius Forest”。好客山東網站英文版對“孔林”的翻譯如下:

      “The Confucius Mansion, Confucius Temple, and the 2,500 year old Confucius family cemetery called the Confucius Forest are three holy places that is worth your time to gain deep insights into the life of this great philosopher and educator.”

      把“孔林”譯成“Confucius Forest”屬于誤譯。中國古代喪葬等級森嚴,根據墓主生前的社會地位,墓葬大致分為陵、林、冢、墳四種。帝王之墓稱“陵”;王侯將相之墓稱“冢”;平民百姓之墓稱“墳”;而“林”專指圣人墓地。“孔林”指孔子及其家族的墓地,與“森林”“樹林”完全不屬同一范疇。漢語中的“林”可指“墳墓”,但“forest”在英語中沒有“cemetery”的內涵,這種文化內涵的不對等會成為交流的障礙。

      三、旅游文本英譯文化缺省的補償策略

      在旅游文本英譯過程中,文化缺省是普遍現象。由于文化背景的差異,譯入語讀者難以準確理解原文本中缺省的文化信息,譯者有必要對其進行補償,具體策略包括文內加注、背景增譯和文化釋義等策略。

      (一)文內加注

      為了補償缺省的文化信息,譯者可以運用加注的形式補充背景知識、詞語起源等信息。加注可長可短,但為了保持文本的連貫性,文內加注更為通行。文內加注包括音譯加注和直譯加注。

      1.音譯加注

      音譯加注主要用在景點名稱翻譯中。旅游景點名稱是旅游文本的重要組成部分,有身份識別、指向和誘導等功能。中國旅游景點名稱背后蘊含豐富的文化因素,統一規范的名稱英譯不僅能準確傳達景點的基本信息,更能有效傳遞景點背后的文化內涵。國家于2017年出臺了《公共服務領域英文譯寫規范》,各省市也先后頒布了相應的公共場所英文譯寫標準,但目前各地景點名稱的英譯仍存在一些混亂現象,一名多譯的現象仍然普遍。牛新生提出了“全名譯音+通名譯意”的方法,既保留漢語景點名稱的完整性,又兼顧景點名稱譯名的信息性[9]。

      例1 山東曲阜孔廟里面的著名景點譯文有以下不同版本:

      欞星門 Lingxing Gate/ Gate of Ling Star 大成殿 Dacheng Palace/ Hall of Great Achievement

      奎文閣 Kuiwen Tower/ Kuiwen Pavilion 杏 壇 Apricot Altar

      上述譯文采取了傳統的“專名音譯+通名意譯”或全部意譯的翻譯策略,沒有統一的標準,因而通名的選詞存在較大差異。比如“閣”譯為“tower”/“pavilion”;“殿”譯為“palace”/“hall”,“杏壇”則完全是望文生“譯”。“全名譯音+通名譯意”的景點名稱英譯既能保留漢語景點名稱的身份識別功能和文化價值,又避免了各種誤譯和景點名稱譯名譯法不統一的現象。這種譯法的缺憾是沒有充分補償景點名稱背后的文化信息,筆者認為應該在音譯基礎上以加注的形式補償缺省的文化內涵,更好地傳遞我國豐富的歷史文化信息。

      欞星門是孔廟的第一座大門,古代祭天先祭欞星,孔廟設此門,說明尊孔子如同尊天。現有的譯文把“Lingxing”與“Gate”分離,破壞了該景點名稱的完整性。譯文可改為:Lingxingmen Gate(first gate of the Temple of Confucius)。

      大成殿是孔廟的主殿,“大成”來自孟子對孔子的評價“孔子之謂集大成”,贊頌孔子達到集古圣賢之大成的至高境界。現有譯文版本不統一,專有名詞“大成”有音譯“Dacheng”,也有直譯“Great Achievement”;“殿”的選詞也有“palace”或“hall”等不同版本。無論哪種譯法都破壞了該景點名稱的完整性。譯文可改為:Dachengdian Hall(the Hall of Great Achievement)。

      奎文閣始名“藏書樓”,內藏書籍典章,以藏書豐富、建筑獨特而馳名海內外,現有的譯文Pavilion/Tower與真實情況不符。譯文可改為:Kuiwenge Building(a building for collecting books)。

      杏壇相傳是孔子講學的地方。孔子第四十五代孫孔道輔監修孔廟時,將正殿后移,除地為壇,環植以杏,名曰“杏壇”[10]。杏壇是孔子教育光輝的象征,現在的杏壇是亭子樣式,現有的譯文Altar是不合適的,因為該詞在英語文化中指祭祀用的圣壇或祭壇,與“杏壇”原有的文化內涵不一致。譯文可改為:Xingtan Pavilion(a place for Confucius to give lectures)。

      2.直譯加注

      直譯加注是指直譯原文,在文內加以解釋性注釋。

      中國歷史文化悠久,朝代更替頻繁,君主年號眾多,介紹歷史事件的旅游文本通常會出現歷史朝代名稱和帝王年號紀年。歷史朝代名稱普遍采用直譯(如春秋——the Spring and Autumn Period)或音譯加直譯(如唐朝——Tang Dynasty)的方法,完全保留源語的文化意象。但我國朝代名稱復雜,比如單單一個“魏”,可以指三國時期的“魏”,也可以是南北朝時期的“北魏”“東魏”或“西魏”,直譯難以準確傳遞時間信息。對外國游客而言,某個朝代出現的歷史時間可能比朝代名稱更重要,因此中國歷史朝代名稱的翻譯應在直譯基礎上對其起止時間加以注釋。

      中國是最早使用年號紀年的國家,兩千多年間年號眾多。目前對年號紀年的翻譯有兩種截然不同的方法,一種是完全直譯,保留中國文化意象;一種是完全舍棄,直接改為公元紀年。筆者認為皆不可取,直譯雖然可以保留源語文化內涵,但無法有效地傳遞給外國游客時間概念;完全舍棄源語文化意象的翻譯方法雖然可以更有效地傳遞信息,但忽略了源語文化的身份和地位,因此最好的方式是直譯年號,在括號中加以公元紀年。

      例2 景區核心景點寶相寺始建于北魏,唐原名昭空寺,北宋咸平五年易名為寶相寺。大中祥符元年宋真宗封禪泰山時駐蹕汶上寶相寺,從此成為著名的皇家寺院。(汶上寶相寺景區介紹)

      譯文:Baoxiang Temple was first built in the Northern Wei dynasty(368—534AD) with its name Zhaokong Temple in the Tang dynasty. In the fifth year of Xianping Era(1002AD) in Northern Song dynasty(960—1127AD), its name was changed into Baoxiang Temple. In the first year of Dazhong Xiangfu Era(1008AD), when Emperor Zhenzong of Song dynasty was holding sacrificial rites on Mount Tai, he stopped over in Baoxiang Temple, which made it become a famous royal temple in Song dynasty.

      譯文在直譯朝代名稱和年號之后加以注釋,不僅保留了源語的文化意象,也能讓目的語讀者以最小的努力獲得準確的時間信息。

      無論音譯加注還是直譯加注,其目的都是在保留文化意象的基礎上更好地將原文本缺省的文化信息傳遞出去,但過多、過長的注釋會影響文本的連貫性和完整性,降低讀者的閱讀興趣。因此,譯者應盡量運用簡潔明了的文內加注,可以適當用腳注形式補充文化內涵豐富的典故類信息。

      (二)背景增譯

      增譯也叫增詞、加譯,是指翻譯原文本沒有出現的眾所周知的而不為譯入語讀者所知的文化信息,是文化移植的一種方法。為了不打破原文本的連貫性和整體性,對這類缺省信息的補償可以通過在相關信息前后增加相關語境實現。

      例3 兗州市面積651平方公里,人口60萬。大禹治水時,劃天下為九州,兗州位居其一。三國曹操、唐朝吳道子曾先后領兗州牧、任兗州尉。

      譯文:Yanzhou covers an area of 651 square kilometers with a population of 600,000. When taming the raging water, Yu the Great divided China into nine states, one of which was Yanzhou. Caocao, a central figure of the Three Kingdoms period (220—280AD),was once prefect, and Wu Daozi, a great artist in the Tang Dynasty (618—907AD), known as the Sage of Painting, was once vice-magistrate of Yanzhou.

      這是濟寧兗州區的一段介紹,提到了曹操和吳道子曾在此為官。中國游客都知道曹操是三國時期杰出的政治家、軍事家和文學家,一代梟雄;吳道子是唐朝著名畫家,被后人尊奉為“畫圣”。然而對于外國游客而言,這些信息是不存在的,僅僅提到這兩個人在此為官不會引發他們的興趣,也就達不到吸引游客的目的。因此,在人名后面增加簡要的介紹是必要的。

      (三)文化釋義

      釋義是指舍棄原文本中的具體表達形式,采取解釋性方法譯出原文。對于文化內涵較為生僻的信息,甚至源語讀者也不甚了解的信息,為了避免誤譯,可以采用釋義法。

      中國封建社會各朝代設置的官職名稱和職能變化很大,譯者在對官職名稱進行英譯時常用英國官方系統的詞匯來替代,因而經常出現錯位翻譯現象。中英兩國的政治體制存在較大的差別,對于一些無法找到對應詞匯的官職名稱,最好采用文化釋義的方法進行翻譯。

      例4 孔子初仕此地任中都宰。

      Confucius was once Zhongdu Zai, head of the county.

      山東汶上,古稱中都,公元前501年孔子任“中都宰”,是當地最高行政長官。因此,譯文除了官職的音譯,還有必要加上對該官職的解釋。

      孔子曾擔任過“司空”“大司寇”,在不同的朝代這些職位的職能范圍有所不同,更有必要以釋義的方法進行翻譯。春秋時期的“司空”掌管水利、營建,可以解釋為“an officer in charge of construction”;“大司寇”掌管刑獄、糾察,可以解釋為“an officer in charge of public security”。

      例5 儒家五位圣人:至圣孔子、亞圣孟子、宗圣曾子、復圣顏子和述圣子思子

      濟寧作為儒家文化的發祥地,誕生了中國歷史上著名的五大圣人。除了“至圣”——“the greatest sage”沒有爭議,其他四個尊號的譯文版本不一,尤其“宗圣”“復圣”“述圣”的含義本身就不很明確。本文認為對這些尊號的翻譯應采取釋義的方式,舍棄源語中的表達方式,直接解釋他們是儒家五圣人之一或解釋他們跟孔子的關系更為恰當,即“one of the five sages of Confucian school”。如此既可以補償缺失的文化信息,又明確了他們的身份和地位,還可以避免由譯者自身的理解偏差帶來的誤解。

      四、結語

      旅游文本翻譯是一種跨語言、跨文化的交際活動,為了準確傳遞旅游文本蘊含的豐富文化信息,譯者有責任對其進行補償。旅游文本中的文化缺省既包括語用學意義上的文化省略,也包括由文化差異造成的譯入語文化的空缺或缺失。旅游文本英譯要謹慎采取文內加注、背景增譯和文化釋義等方法對文化缺省進行補償,擴充語境,根據譯入語讀者的認知能力找到與源文本信息的最佳關聯,從而實現旅游文本對外宣傳、傳播優秀中國文化的目的。

      參考文獻

      [1]方夢之,毛忠明.英漢—漢英應用翻譯綜合教程[M].上海:上海外語教育出版社,2008:214.
      [2]姜倩,何剛強.翻譯概論[M].上海:上海外語教育出版社,2008:13.
      [3]王東風.文化缺省與翻譯中的連貫重構[J].外國語,1997(6):55-56.
      [4]王大來.從翻譯的文化功能看翻譯中文化缺省補償的原則[J].外語研究,2004(6):68-77.
      [5]李靜.語篇連貫與翻譯策略[J].上海翻譯,2012(4):39-42.
      [6]楊國燕,張新民.英漢互譯過程中的文化缺省現象及其對策[J].河北師范大學學報,2009(4):108-112.
      [7]張卉.關于“文化缺省”內涵的幾點思考[J].云南農業大學學報,2009(2):102-106.
      [8]李先進.關聯理論視角下的文化缺省及翻譯策略[J]外國語文,2013(3):112-116.
      [9]牛新生.關于旅游景點名稱翻譯的文化反思——兼論旅游景點翻譯的規范化研究[J].中國翻譯,2013(3):99-104.
      [10] 宮娟.山東游[M].濟南:山東電子音像出版社,2006.
      [11] 濟寧市旅游局,山東對外傳播中心.孔孟之鄉旅游[M].北京:五洲傳播出版社,2001.

    重要提示:轉載本站信息須注明來源:原創論文網,具體權責及聲明請參閱網站聲明。
    閱讀提示:請自行判斷信息的真實性及觀點的正誤,本站概不負責。
    性感美女脱衣全过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爱网